All posts by admin

离开地球表面前进ISS!太空人的考验之路与国际太空站上的日常

提姆 ‧ 皮克(Tim Peake)是英国第一位登上国际太空站的太空人,在他上太空前,究竟做了哪些准备?国际太空站上的日常生活又是如何?让我们重回访谈现场,听听他怎么说!

本文作者致赠皮克一本客制杂志。 图/《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提姆‧ 皮克自2009 年皮克被欧洲太空总署(European Space Agency,简称ESA)选拔为太空人之后,已经在地底下生活了一个星期、在海底实验室待了12 天,还完成了让阿诺也汗颜的运动训练。 ESA 在 2013 年指派皮克前往国际太空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简称 ISS)待六个月,成为英国第一位在轨道太空站生活与工作的太空人。那也是他大展身手的时刻。

皮克在2015 年12 月15 日登上联盟号(Soyuz)TMA-19M 太空飞船,执行第46、47 次探险任务,和尤里‧ 马连琴科(Yuri Malenchenko)和提摩西‧ 柯普拉( Timothy Kopra)一起从哈萨克发射升空。这趟任务取名为「原理」(Principia),向牛顿的物理学大作《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Philosphiae Naturalis Principia Mathematica )致敬;因为将这些机组员送上轨道的正是此书里的知识。

我在皮克出发前,拜访 ESA 位于德国科隆的欧洲太空人中心,以便了解他做了哪些准备工作、在 ISS 会做些什么事,还有他是否有机会在太空里享受一杯好茶?

你准备得如何?

我花了两个星期在欧洲太空人中心抱佛脚。由于我参加了 23 项人体生理实验,工作人员收集了我的血液样本,还拍了 X 光跟磁振造影扫描等各种实验所需的医事资料!

接着,我抵达俄国莫斯科郊区的星城(Star City),跟 NASA 组员柯普拉以及俄国的马连琴科一起进行联盟号太空飞船模拟器的最终训练。发射前,我们在白科努接受两周的隔离检疫。

皮克上 ISS 之前接受联盟号太空飞船的模拟驾驶训练。 图/《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将近六年的训练极为紧凑,你有想过要打退堂鼓吗?

我从没想过要打退堂鼓。训练确实很辛苦,但我很享受所有过程。学习俄语大概是最艰难的部分,很多时候一点也不好玩。不过,我很庆幸自己熬过来了。我们的教官很棒,有一套独门方法,确保我们受训之后,能够达到最高标准,你也确实会感受到地面团队的全力支持。

為了前往國際太空站,皮克得完成令人筋疲力盡的準備工作,例如水下太空漫步練習。 圖/《BBC 知識》國際中文版提供

 

在训练过程中,你觉得哪个部分最耗费体力?

太空漫步训练。要训练一个人如何穿着太空装,在 ISS 外头操作各种工具跟设备,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这或许是最耗费体力跟心力的工作项目,但也是最有趣的一部分。

我们在美国休士顿强森太空中心深 12 公尺的水池里接受训练。工作人员把整个太空站模型沉入池底,我们就在里头练习太空漫步,一待就是六小时。池里的中性浮力(水的浮力跟重力互相平衡,因此人在水中既不会沉下去,也不会浮起来)使你的身体能够上下颠倒,或是侧向移动,以便钻进各种不同的工作位置。当然还是有重力影响,因此身体上下颠倒时,你会感觉到血液往头部流动,在太空装里的身体也会些微下滑,不过中性浮力还是能够让你自由移动。

身为一名飞行员,每次我穿太空装入水时,都会当作在执行飞行任务。我必须谨慎思考一举一动,随时都得知道下一步要干啥、同伴在哪里、他接下来要做啥,同时全神贯注于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洞穴探索也是前往 ISS 前的准备工作之一。 图/《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你在 ISS 有哪些例行公事?

每天要做的事都不太一样,不过基本上要从事科学研究,以及维护太空站的运作。 ISS 花了十年才建造起来,如今运作良好,因此我们大部分的时间可能都在研究。我会在欧洲跟日本的实验室做实验,也会做任何必要的修缮或维护工作,例如更换阀门、维持二氧化碳的浓度,以及把尿液处理成水等等。我们觉得厕所早晚会坏掉,毕竟已经使用 15 年了,修理厕所也是受训内容之一。

任务中哪个部分是你觉得最提不起劲的吗?

听说输送尿液的过程有点琐碎,但你几乎每天都得处理尿液(ISS 的设备可回收尿液,制成饮用水供太空人饮用)。我们正在努力达成火星任务所需、100% 密闭式自给自足维生系统。若能还原尿液,解决饮用水的问题,我们就能达到大约 90% 的自给率。

你在 ISS 会做哪些科学实验?

有些人类生理实验真的很令人期待。我们会监测呼吸道,观察气喘的成因,以及一氧化氮对呼吸道的影响。我们也会研究为何有时候在太空中视力会产生变化;有个理论认为这是由于颅内压力上升,把眼珠往后推,或是因为 ISS 上二氧化碳浓度增加。

我们会在日本实验室里培养蛋白质晶体,进行药物研究。人体内有数十万种蛋白质,其中有些会致病;找出对付致病蛋白的药物,就像拼图般,要能跟这些蛋白质契合。若是在地球上培养蛋白质分子,会产生沉淀(蛋白质分子受到重力影响而沉淀)跟对流(液体因为密度不同而产生流动)现象,而制出纯度很低的微小晶体;这样的晶体药物,药效就不会太好。但在太空中可以培养纯度很高的大型晶体,得到很棒的对症药物。

我还会在日本实验室里安装静电炉,用来烧灼小颗的合金跟复合材料,借此研究其熔化、冷却以及结晶性质。在微重力环境下可以创造在地球上做不出来的新材质。我们正在研究如何能使飞机跟汽车引擎更环保、更有效率,以及如何能够更有效地烧东西,同时减少污染物。

ISS 上的希望号日本实验舱。 图/wikipedia跟汽车引擎更环保、更有效率,以及如何能够更有效地烧东西,同时减少污染物。

 

现在回想起来,有没有某个特别时刻,让你决定要成为太空人?

真要说的话,是 ESA 挑选太空人的时候;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成为太空人的机会。海伦‧ 夏曼(Helen Sharman,第一位进入太空的英国人)在1991 年有个很棒的机会,一间商业公司把她跟候补的提姆‧ 梅斯(Tim Mace)送到俄国,接受太空人研修学习。
对于想要成为太空人的英国人来说,当时除此之外的唯一途径,就是像麦克‧ 福尔(Mike Foale)、尼克‧ 派崔克(Nick Patrick)、皮尔斯‧ 塞勒斯(Piers Sellers )等人一样,成为美国人,才能透过NASA 飞上太空。因此我在 2008 年发现 ESA开放英国人申请时,立刻就申请了。

图/《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你是否觉得自己参与这趟任务,象征英国太空探索事业的新时代正式开启?

我打从心底这么觉得。 ISS 的使用期限大概还有 10 年,届时我们就会准备好进入月球探索的领域,并且以此作为探索火星的基石。
月球跟火星任务很大部分会涉及机器人科学,而英国在这方面很厉害。因此我觉得就科学家、产业强项以及太空人来说,正是英国人大展身手的好时机。

你自己有机会前往火星吗?

很遗憾的是,就时间表来看,等到人类能够前往火星时,我的职业生涯应该已经结束了。这就是为什么当我跟青少年还有学童谈到这件事,都会特别兴奋,因为他们绝对有机会前往火星。以我的职业生涯来说,应该正好可以在 2020 年代晚期进行月球探索任务。我当然很想要参与月球任务,不过竞争自然相当激烈,只能够走着瞧啰!

对于非常想要成为太空人的青少年,你会给他什么建议?

许多青少年写信给我,就是问这个问题。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全力以赴,做好准备。也许你真的很想成为太空人,不过请你暂时把这个念头放在一旁,毕竟没有人 19 岁就能成为太空人。你最少会有 10 年的时间做别的事,可能是当工程师、科学家、学校老师或医生,但是别让当太空人这件事主导你的决定。

最要紧的是去做你拿手,而且充满热情的事;倘若你真的想成为太空人,这自然而然会引领你成为一名太空人。

图/《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这趟任务之后,你有任何想立刻做的事情吗?

目前我把心思都放在任务上,但我当然有想过回到地球的日子要怎么过。任务结束之后,第一件事是前往复健中心,尽快恢复完美体能;之后再运用我的经验,协助其他太空飞行计画,规划未来的太空任务。

加拿大太空人克里斯 ‧ 哈德菲尔(Chris Hadfield)带着吉他上太空,义大利太空人莎曼莎 ‧ 克莉丝托福雷蒂(Samantha Cristoforetti)则是带了义式浓缩咖啡机。你打算带什么东西前往国际太空站吗?

茶杯!其实太空站上已经有茶杯了。 NASA 太空人唐 ‧ 佩蒂特(Don Pettit)算出了茶杯在太空中要呈什么角度,才能够让液体留在茶杯里,不会飘出来(液体因表面张力留在杯中)。因此我很期待「正常地」享受一杯好茶,而不是用吸管吸!


同场加映:国际太空站上的日常

图/《BBC 知识》国际中文版提供

 

吃饭、睡觉、上厕所⋯⋯即使是这些最稀松平常的活动,在太空中也会截然不同。来瞧瞧 ISS 太空人如何进行这些例行公事。

  • 上厕所
    在微重力环境上厕所,跟在地球上完全不同。 ISS 上的两间厕所使用风扇驱动的抽吸系统,以免排泄物乱飞。粪便会排进塑胶袋里,储存在铝制容器内;尿液则收集起来,经过处理成为饮用水。
  • 吃东西
    太空食物过去味同嚼蜡,不过如今已有长足进步。太空人如今可选择的食物种类很多,包括新鲜水果、蔬菜、肉类、米饭、玉米薄饼、汤,还有布朗尼蛋糕。提姆 ‧ 皮克还可以享受由英国名厨赫斯顿 ‧ 布鲁门索(Heston Blumenthal)特别为他研发的英国风味餐
  • 喝飲料
    除了喝处理过的回收尿液以外,太空人还可以享用成冷冻干燥包的咖啡跟茶,以及各种调味饮料跟果汁。克里斯‧哈德菲尔在 ISS 上啜饮过的饮料有热带水果酒、可可亚、芒果水蜜桃冰沙以及苹果汁。听起来就超好喝的!
  • 睡觉
    ISS 上散落着六个小型睡眠站,太空人可以挑一个打盹。绑在墙上的睡袋可为疲惫的太空冒险家,提供安全的睡眠处。太空人环绕地球,每天会看到 16 次日出,因此可能需要戴眼罩以隔绝阳光。
  • 保持清洁
    想要在太空里冲个晨澡有点难度,因为 ISS 上没有淋浴间。太空人会使用不含润滑精的洗发乳洗头,再用一块有点像肥皂的湿布擦拭身体,刷牙则是用水包加上牙刷和牙膏。太空人漱口时必须把口中的东西吞下去,而不能吐出来,因为你不会想要唾液水珠在太空舱内到处乱飘。

 

受訪者/提姆 ‧ 皮克(Tim Peake)

作者/詹姆士 ‧ 洛伊德(James Lloyd)

譯者/高英哲 │ 英國約克大學經濟學碩士,台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長期合作譯者。

文章来源:泛科学 / BBC知识

儿童才会有过动症?从亚当.李维的经历,来谈「成人ADHD」

亚当.李维(Adam Levine)是流行乐团魔力红(Maroon 5)的灵魂人物,身兼主唱、吉他手、词曲作家、演员,也是曾挤下贝帅荣登世界最性感男人的人。 「Sugar——Yes please——Won’t you come-and put in down on me——」,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 〈Sugar〉 也是他的创作。

现在,他创作的歌跨越海洋、来到上万公里外的会谈室里帮了我一把。

魔力红的主唱Adam Levine也是ADHD的患者。图片来源:NOLLYWOOD ACCESS

 

在我眼前,11岁的过动症男孩个案,正拿着空气麦克风眯眼高歌;我的提问让他感到不大自在。

「Sugar——Yes pleaseeeeee——」男孩刻意拉长尾音,盖住我已经重复的再次提问。
「你觉得ADHD对你的影响是什么?」(全名为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注意力缺陷过动症」)
「I’m hurting baby, I’m broken down. I need your loving, loving. I need it now——」

男孩唱得很嗨、眉眼俏皮,好像九点钟方向坐满热情铁粉,没打算搭理坐在六点钟方向的我(还是说其实他已经用歌词回答我了?)。

我再问:「你很喜欢这首歌,是吗?」
他很快地点了点头,我窃喜,说:「那你知道主唱 Adam Levine 他也有 ADHD 吗?」
他的歌声突然中断,我趁胜追击:「你想不想知道 ADHD 对他的影响?」

男孩急忙九十度转身,咧嘴冲着我笑,点头如捣蒜。 Yes!终于,我成为他注意力的焦点。

注意力缺陷过动症在儿童期和少年期的样貌

让我们先来聊聊什么是 ADHD 吧! ADHD是「注意力缺陷过动症」(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的简称,也就是一般俗称的过动症。多数人想到ADHD 时常会先联想行为上的问题,像是「上课时也在教室里走来走去」、「总是动个不停」的过动;「别人讲话像是没在听」、 「交代的事老是忘掉」、「频频分心、发呆或神游」的不专心;还有另一个全名中没有标明的特质向度,叫做冲动,常常反映在「急着抢答或插嘴」、 「没耐心等待」和「动作/行动前未经思考」等等行为。

多数人想到ADHD时,常会先联想行为上的问题,如过动、不专心及冲动等行为。图片来源:Psyc3330 w11@wikimedia

 

美国演员、导演、《钢铁人2》的编剧贾斯汀‧塞洛克斯(Justin Theroux),也是过动症患者;他这样描绘自己童年时期在学校中面对着的困难:

「我没有办法对一件事情保持专心,那就像是要我尝试咬下一颗网球。」
「你的脚趾开始打拍子,而你的手也在动,然后下一件你知道的事是,你正抓起一支铅笔,破坏它后,把它扔了出去。」
「阅读是很艰难的事,让你觉得好像怎么样都不可能办到。」

让我带大家去一间教室,那里有小亚当.李维。他坐不住、无法专心、写不完学校作业。 2014年他接受专访时谈到,他自己是在十几岁的时候被医师诊断患有注意力缺陷过动症。 「它让我没办法好好坐好、很难专心,事情都只做一半;我在学校面对的这些挑战让我好挫折,每天都在搏斗,挣扎得很辛苦。」亚当.李维回忆。

「我也是!上学是最痛苦的事情,是地狱啦——」我眼前的大男孩大吼后,急着发问:「那后来呢? 李维还继续上学吗?」
「嗯,有唷,李维跟你一样,自从他的困难获得医师正确诊断,他的故事开始有了一些转向。」

「当我知道这是一个『真实的』医学情况——我有ADHD,真的对我很有帮助。这个诊断解释了为什么我无法好好念书、动来动去、作业写不完,让我明白我在学校中碰到的挑战是怎么发生的。」亚当.李维分享当他人生中第一次确诊为 ADHD 时的心情。

少年亚当.李维从新站上正确认识自己的起跑点,而专业人员和家人协助他找到,再起跑后减少被石头绊倒的方法。 「我爸妈在我成长阶段中给我很多支持,他们很伟大,对我付出很多耐心,特别是当时我爸妈跟医师一起帮我找出一个规划,那套方法让我能有效处理我的生活,帮助我进步。」

借着药物协助、家人支持与有效的因应策略,亚当.李维在高中的学校表现各方面都能兼顾;「我觉得我同学不会发现我和他们有任何不同,但是,就我个人而言,学业让我吃尽了苦头,即使我知道当时我是可能表现得很好,每天我还是感到很困难、艰辛。」

2014年接受专访时,他表示自己是在十几岁时,被医师诊断为患有「注意力缺陷过动症」,使其无法专心,事情都只做一半。图片来源:gettyimages

 

故事读到这里,你是不是就觉得已经结束、有了美好的结局?反正在青少年时期的亚当.李维已经学会了一些「教室求生术」,从破绽百出的「问题学生」变成「跟别人看起来一样」的学生,这不也就代表他「好了」、「没事了」了吗?

长大后的亚当.李维开始玩音乐,世界不再是由课桌椅、乏味讲课、塞满书包的家庭作业组成;成人时期的亚当.李维在充满新奇刺激的演艺圈,身为乐团的主要创作者,多年后横扫葛莱美奖、告示牌音乐奖的成绩,也证明他是才华洋溢的。这时的他进入了人生新阶段,理应是无比自由、快活,等着他大展身手才对吧?怎么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没想到,「无法专心」的情况又来造访了,而这次发生在录音室里。

ADHD 可能是终生的,不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消失

亚当.李维表示,当时他正要制作第一张专辑,想要写新歌,想专心完成作品。但是,他清楚记得:「我想事情会卡住,没有办法专心……我无法专心的时候就是无法专心,我脑袋里有三十个点子在飘浮,我没有办法把它们记录下来,有很多好歌,最后都不见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无法组织思绪」,亚当.李维带着挫败和困扰回去找医师。医师告诉他,这也是 ADHD 的症状,他仍然有 ADHD。 「我本来以为我的 ADHD 在我长大以后就会变好,结果并没有,它还是一直跟着我。」亚当.李维亲身经历了 ADHD 可能持续对成人生活造成负面影响,这样的现象。

罹患ADHD使亚当.李维在创作新歌时无法专心记录下脑中的点子。图片来源:pixabay

 

我们的脑袋到底怎么了?让我们来重新认识最多数 ADHD 患者共同有的症状「不专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专心」跟你想的不一样:「执行功能」是问题的核心

晚近的注意力相关研究,发现「注意」不只是当别人对你说话时「你听」,这样单一的功能;它涉及更加广泛的观念,而跟我们大脑的管理系统有关。

当别人对你下「专心做事」的指令时,你需要发挥的注意力并不只是「全神贯注」并且「保持恒定盯着单一物件」;那会像是相机自动对焦功能所做的,稳稳聚焦在「脸」上,不在乎视窗是否切到你的头或脚。大多数的情况中,我们「专心做事」更像是「专心开车」的过程。

你「专心开车」的时候,做了「哪些事」呢?

应该不是只有「死盯着你窗前那台车的后保险杆」这么简单吧:我们除了需要看好前车,也需要去留意更远处的交通标志;绿灯转成黄灯或红灯,我们会将右脚从油门移踏煞车。开车时,我们不断来回查看驾驶座上方与两边前窗外的后视镜,监看后方与两旁来车,我们可能也同时注意到前方有辆大卡车正在倒车,还看见有人跑过马路赶搭公车。我们连续转移注视点,忽略一些东西(天空、招牌),暂时把某些事情记在心上(像是要记得广播刚说哪个路段有事故建议改道),也可能正在盘算晚点到达目的地后要吃什么。到了某处,我们正计画「先转入左边巷子,到下一个转角再右转」——突然,一只狗从路边冲了上来——这时,我们需要快速应对这个新发生的境况,在全盘的注意点上新增这个注意点,重新衡量、决定动作,一切都发生在几秒内。等危机解除后,我们还需要记得这趟车程的目标——于是,我们平复一下心情,再次从记忆库里打捞回我们的目的地,以及前往那里的路线图。

也许你已经注意到,「专心」开车(或做任何一件事),是一段好复杂的历程。它涉及非常多行为:开始、停下,先注意这些、这个,再注意下一些、下一个;同时,还需要记住一些刚刚看到的、听到的,并且忽略更多会让人分心的各种讯息。它还跟管理我们的情绪有关,让我们在大塞车时,尽可能保持冷静,而不是下车骂人、打人或挨骂、挨打。

「专心」开车是一项很复杂的历程,其中涉及了非常多行动。图片来源:pixabay

 

为了让你我「顺利上路平安到家」,大脑需要运用到这么多的功能:

  • 规划出流程,安排优先顺序,开始进行
  • 专注需要执行的流程,保持专注,并视环境变化转换专注点
  • 调节疲惫想睡和警觉的程度,一路保持努力,好能准时到达目的地
  • 管理情绪,不受情绪影响,甚至丧失正确判断
  • 运用短期的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同时将几件事情放在心上,需要时能回想起来

而这么复杂的功能,要能良好一起运作,需赖大脑中的「执行长」。

想像一间大公司,执行长是领头的「决策者」,他必须透过组织、计划、引导、整合各部门的行动和决定,才能在实现目标的长路上保持「执行良好」;执行长,这个角色所发挥的,叫做「执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

回到你我身上,同样的我们时时刻刻需要有效接收「现在是什么状况? 发生了什么事?」以及找出「我现在该怎么办?」。你画出人生蓝图,按部就班努力,直到实现愿望的那一天;这就是引导自己落实「人生有梦,筑梦踏实」的全部过程;这些都必须仰赖「执行功能」,这项大脑高阶认知功能的适当运作。

新近的神经认知科学研究,已发现大脑中执行长的「管理总部」,它位于前额叶皮质区(prefrontal cortex);是它决定你「管不管得好自己」!

前额叶皮质区的功能如同大脑中执行长的管理总部。图片来源:陈劲秀

ADHD 与执行功能缺陷

大脑影像学研究[1][2]已提供不少关于 ADHD 儿童与成人患者脑部病理生理异常的证据。在结构上,前额叶容积减少、背侧前额叶脑回(dorsolateral prefrontal gyrus)减少;从事活动时,背侧前额叶及相关皮质下脑区的激活量较低,而背侧前额叶皮质区与组织、规划、工作记忆、注意力的失调有关。国内一些关于神经心理学研究[3]也已证实,多数 ADHD 患者确实有执行功能的困难。这些脑科学证据解释了 ADHD 患者常见的行为特征,就好像是「老板不在的员工」,缺乏持续投入的动机,做事杂乱无章。

ADHD患者前额叶结构及活动量减少的情况,与其有执行功能的缺陷有相关性,行为缺乏持续投入的动机,做事杂乱无章。图片来源:陈劲秀

 

根据这些研究结果,耶鲁大学汤马斯.布朗教授(Thomas Brown)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4]:

ADHD = 大脑执行功能发展上的缺损

当我们了解到,执行功能攸关我们能规划和协调行动、独自处理事务,不需仰赖他人一步步一个个下指令。就不难想像,它是如何渗入成人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从安全穿越尖峰时段的马路、维持得体的对话,到管理人生的各个面向。

在亚当.李维的故事中,成人 ADHD 会干扰他创作过程中的组织、造成困难。在我的会谈室中,成人ADHD 患者会依据人生角色的不同,变换不同困境;国高中蝉联第一名的资优大学生,苦于写不出报告;「迷糊的」主妇「家务操持不好」;经常迟到的上班族,工作频频出包、搞丢重要文件;总是忘了与你的约定,俩人未来的规划遥遥无期,真是「散漫」的情人;都有可能是成人ADHD困难的显示。

不少在成人期才确诊出 ADHD 的患者,有一个共通的心声:「如果我早点知道我有ADHD,也许我的人生能有不同。」

确实,医界发现过动儿如果没有及早治疗,有六成左右到了成人期仍然会有明显症状;因此,早点正确认识,就能早点学习管理你的 ADHD。但要能「早点正确认识」ADHD,不论在美国或是台湾、过去或是现在,都还是困难重重。为什么呢?

ADHD 仍然是被很多人误解的疾患。有的父母以为自己的孩子不能专心,只是因为他们还是孩子,而不相信是来自于 ADHD 的困难。

再者,谈起ADHD,许多人脑海中浮现的是儿童的形象,认为ADHD 只会发生在小孩子身上;并且期待这些精力充沛、老是「犯错」、静不下来的过动儿,长大以后就会「变好」,一切就会恢复正常。这样的迷思,导致不少儿童时期即确诊 ADHD 的人没有积极接受合适的训练或治疗。

许多人认为ADHD只会发生在小孩子身上,并且期待长大以后就会「变好」,导致不少儿童时期确诊ADHD的人没有积极接受合适的训练或治疗。图片来源:amenclinicsphotos ac@flickr

 

另外,还有一种情况的 ADHD 患者,是小时候就有症状,但却没有被发现的隐藏患者。他们可能在人生早期身处于特别宽容的环境(例如像上一代的长辈就读乡下学校);或环境中有大人提供很好的生活「鹰架」,因而补偿个人内在执行失能的影响。直到他们进入青春期或成人期,生活中需要完成的各种任务,对完整执行功能使用的要求增加,于是在各种可能的时间点,一旦生活特性的要求超过他执行功能运作水准,ADHD 相关的问题才浮现出来。

隐形的 ADHD 患者在被确诊前,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美国ADHD 权威哈洛威尔博士(Dr. Hallowell)本身也是ADHD 患者,他指出「李维非常幸运,因为有85%患有ADHD的成人不知道自己有这个问题,他们很多人在坐牢、不停换工作,或是恋爱一直失败(而不知道原因为何)。」

国内有多位医师也有相似观察,没被发现的 ADHD 隐藏患者暗哑走在你我看不见的坎坷路上。这些患者,持续无法专注、忘东忘西、没耐性、冲动、效率差。他们一旦进入更复杂的成人世界,面对工作、同侪、伴侣,无法正常待人接物、按部就班处事,常引来批评、责备,甚至遭受歧视而更加挫折;不少患者在确诊ADHD 之前,常先被诊断出焦虑症或忧郁症。这些隐形患者,因此,可能只被当焦虑症或忧郁症患者治疗。

从外表无法窥见 ADHD 患者内在脑神经生理的问题, 因此他人也很难轻易同理。 source:amenclinicsphotos ac

 

很多患者可能在国小高年级阶段即出现低自尊、缺乏学习动机、社交障碍。即使那些看似「因应成功」的隐形ADHD 患者,欠缺更好的策略协助,每日为了控制自己的过动特质,以搏斗求胜;长期这样自己摸索,反而导致焦虑、强迫症状的苦(推荐阅读:谌立中:我是医师,也是3个过动孩子的爸爸)。可以这么说:ADHD 患者,自知或不自知,多对自己的状况感到无可奈何,一生都在迷糊混乱中挣扎。

而让确诊出成人ADHD 变得更加困难,还因为多数成人女性ADHD 患者有更高的机会同时罹患忧郁症,因而她们的过动症很常潜藏在忧郁症之下,容易被轻忽;这也需特别值得注意。

打破迷思:李维公开自身经历呼吁大众要正确认识成人 ADHD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注意力缺陷过动症」,可能在长大之后依旧影响生活,李维在2014年与美国相关防治机构合作一项名为「拥有它,承担它」(Own It)的公益活动;他透过影片,现身说法,希望更多人能破除「ADHD 只是儿童期才会有的疾患」,这错误迷思。

他分享自己成人期再次确诊的经验与转折,「当我明白我仍然有ADHD,我就能开始和医师找出一套对我有效的治疗计画,以帮助我管理我的ADHD。」,希望帮助成千上万的人了解自己的症状是否可能是ADHD,并且鼓励他们寻求专业协助。

你怀疑自己或亲友有成人 ADHD 吗?

台湾目前对成人 ADHD 的认识普遍不足;因此很有可能,是你、你的伴侣、或是你的亲友,正是过动症患者,每天都在受苦却不自知。想获得改善、或想帮助你关心的他,首先需要确认是否身陷这个境况。想解开这个困惑,你可以这样做:

可点击看大图,也欢迎线上填写这份「成人ADHD自填问卷」喔。图片来源:陈劲秀

ADHD 造成的困难程度在不同人身上有很大的差异;每个人有各自天赋的优点和弱点,后天的成长经验、获得的训练机会也不同。这些差异,决定个别的 ADHD 患者需要个别化的治疗和方案;找到合适你的,你就可以管理你的 ADHD 了!

延伸阅读:

  • 工作常出包又没耐心易放弃 小心是成人ADHD
  • 儿时过动症未治愈 恐工作挫折就想跑!
  • 忧郁症?原来是成人注意力不足过动症 医师:女比男多

参考资料:

  • Brown, T. E. (2013). A New Understanding of ADHD in Children and Adults: Executive Function Impairments.New York: Routledge.

註解:

  • [1]Hoogman, Martine, et al. (2017). Subcortical brain volume differences in participants with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children and adults: a cross-sectional mega-analysis. The Lancet Psychiatry 4.4 : 310-319.
  • [2]Hart, Heledd, et al. (2012). Meta-analysis of fMRI studies of timing in 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 Neuroscience & Biobehavioral Reviews 36.10: 2248-2256.
  • [3]Gau SS, Chiu CD, Shang CY, et al.(2009). Executive function in adolescence among children with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Taiwan. J Dev Behav Pediatr, 30:525-34.
  • [4]布朗教授提出这个等式ADHD = 大脑执行功能发展上的缺损,指得是他主张ADHD的主要症状--注意力不足、过动或冲动--看似很不同的行为表征,其实,可以溯源到同一个核心认知功能缺损;也就是因为「执行功能缺陷」,导致三个面向都有「自我调节」困难。此为他主张的核心缺陷假说。但别将此等式误解为「每一个ADHD患者必然有执行功能缺陷」唷;事实上多数ADHD患者有执行功能缺陷,但也有部分ADHD患者执行功能正常。

补充资讯:

  • 根据Reifs S.于1998年发表的数据显示,相较于有ADHD但没有执行功能缺陷的患者,有执行功能缺陷的过动症患者一生都更艰辛不顺

30%儿童接受特殊教育,30%留级,25%青少年遭到学校开除,35%退学,26%被逮补;55%未接受治疗的成人,成为物质滥用者 – 吸毒,酗酒,抽烟等,并且从事较高风险行为。

  • 执行功能的问题也常见于学习障碍(Learning Disorder),脑伤患者
  • 一个人也可能有执行功能缺陷,但没有多动症或学习障碍

 

【作者/陈劲秀】
临床心理师,专长为成人ADHD的评估与生活教练;愿望是看见更多人能精彩活出自己的独特性经营有部落格:成人ADHD知识加油站; FB专页:ADHD,人生加把劲

 

文章来源:泛科学 / 活耀星系核

20170106《天马行空》卡布奇诺 | 我是同志(下)

1月6日 星期五 早上9点:卡布奇诺 | 我是同志

从人类的性倾向而言,异性恋者占多数,同性恋者是少数,多数不代表正常,少数也不代表不正常。从自然生态的观点来看,在自然界中,就算是同一种生物也是会 有同种性的,有各种变化,多样化的生命型态,才真正符合自然法则。对同性恋者来说,喜欢同性是自然的事,硬要她/他们跟异性在一起,才是痛苦而不自然的。對於一個人的性傾向的根源,存在著不同的理論。外界对于同性恋疑莫过于性傾向是不是一种选择?同性恋是不是一种病?【喜欢就Like一下榴莲台吧】

主持人:露露 / 秋子
嘉宾: 菜弟(建筑业实习生)/
Ron(护士)

20170106《天马行空》卡布奇诺 | 我是同志(上)

1月6日 星期五 早上9点:卡布奇诺 | 我是同志

从人类的性倾向而言,异性恋者占多数,同性恋者是少数,多数不代表正常,少数也不代表不正常。从自然生态的观点来看,在自然界中,就算是同一种生物也是会 有同种性的,有各种变化,多样化的生命型态,才真正符合自然法则。对同性恋者来说,喜欢同性是自然的事,硬要她/他们跟异性在一起,才是痛苦而不自然的。對於一個人的性傾向的根源,存在著不同的理論。外界对于同性恋疑莫过于性傾向是不是一种选择?同性恋是不是一种病?【喜欢就Like一下榴莲台吧】

主持人:露露 / 秋子
嘉宾: 菜弟(建筑业实习生)/
Ron(护士)

20170106《天马行空》新闻评述 | 全球关注

1月6日《天马行空》新闻评述:全球关注

今日焦点:美国候任总统川普多次发表针对穆斯林的言论,成为伊斯兰极端组织的眼中钉。由于他名下物业遍佈全球,不少更以其名字命名,无疑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的目標。

主持人:露露 / 秋子

20170106《天马行空》新闻评述 | 马新焦点

1月6日《天马行空》新闻评述:马新焦点

今日焦点:霹雳农民组织促请中央政府展延稻米品质计划之际,也建议政府规定国家稻米局及国內各大米较厂把稻米筛弃率制定在18%至22%之间,以保护州內逾万名的稻农的生计。

主持人:露露 / 秋子

20170105《天马行空》机会走廊 | 一带一路带给中小企业的机遇(下)

1月5日 星期四 早上9点:机会走廊 | 一带一路带给中小企业的机遇

中国通过教育、文化交流、媒介宣传、中国大使馆角色及创新科技施展的软实力宣传“一带一路”,加上大量具有中华文化背景的华裔人口,还有马中之间在政治与社会治理上有许多共享价值,让大马民众对中国倍有好感。两国政府高官频密互访,直接影响国民对中国的态度,同时也折射出中国在大马有某程度上的软实力影响。中国经济开放对我国中小企业影响多少?若大批中资进驻大马,本地企业发展会不会受限?【喜欢就Like一下榴莲台吧】

主持人:露露 / 秋子
嘉宾: 迦玛(榴莲台台主)/
符策勤(马来西亚中小企业拓展中心总执行长)

20170105《天马行空》机会走廊 | 一带一路带给中小企业的机遇(上)

1月5日 星期四 早上9点:机会走廊 | 一带一路带给中小企业的机遇

中国通过教育、文化交流、媒介宣传、中国大使馆角色及创新科技施展的软实力宣传“一带一路”,加上大量具有中华文化背景的华裔人口,还有马中之间在政治与社会治理上有许多共享价值,让大马民众对中国倍有好感。两国政府高官频密互访,直接影响国民对中国的态度,同时也折射出中国在大马有某程度上的软实力影响。中国经济开放对我国中小企业影响多少?若大批中资进驻大马,本地企业发展会不会受限?【喜欢就Like一下榴莲台吧】

主持人:露露 / 秋子
嘉宾: 迦玛(榴莲台台主)/
符策勤(马来西亚中小企业拓展中心总执行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