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才会有过动症?从亚当.李维的经历,来谈「成人ADHD」

547f3002322c22a75ba2f666aed2c14c-560x373

亚当.李维(Adam Levine)是流行乐团魔力红(Maroon 5)的灵魂人物,身兼主唱、吉他手、词曲作家、演员,也是曾挤下贝帅荣登世界最性感男人的人。 「Sugar——Yes please——Won’t you come-and put in down on me——」,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 〈Sugar〉 也是他的创作。

现在,他创作的歌跨越海洋、来到上万公里外的会谈室里帮了我一把。

魔力红的主唱Adam Levine也是ADHD的患者。图片来源:NOLLYWOOD ACCESS

 

在我眼前,11岁的过动症男孩个案,正拿着空气麦克风眯眼高歌;我的提问让他感到不大自在。

「Sugar——Yes pleaseeeeee——」男孩刻意拉长尾音,盖住我已经重复的再次提问。
「你觉得ADHD对你的影响是什么?」(全名为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注意力缺陷过动症」)
「I’m hurting baby, I’m broken down. I need your loving, loving. I need it now——」

男孩唱得很嗨、眉眼俏皮,好像九点钟方向坐满热情铁粉,没打算搭理坐在六点钟方向的我(还是说其实他已经用歌词回答我了?)。

我再问:「你很喜欢这首歌,是吗?」
他很快地点了点头,我窃喜,说:「那你知道主唱 Adam Levine 他也有 ADHD 吗?」
他的歌声突然中断,我趁胜追击:「你想不想知道 ADHD 对他的影响?」

男孩急忙九十度转身,咧嘴冲着我笑,点头如捣蒜。 Yes!终于,我成为他注意力的焦点。

注意力缺陷过动症在儿童期和少年期的样貌

让我们先来聊聊什么是 ADHD 吧! ADHD是「注意力缺陷过动症」(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的简称,也就是一般俗称的过动症。多数人想到ADHD 时常会先联想行为上的问题,像是「上课时也在教室里走来走去」、「总是动个不停」的过动;「别人讲话像是没在听」、 「交代的事老是忘掉」、「频频分心、发呆或神游」的不专心;还有另一个全名中没有标明的特质向度,叫做冲动,常常反映在「急着抢答或插嘴」、 「没耐心等待」和「动作/行动前未经思考」等等行为。

多数人想到ADHD时,常会先联想行为上的问题,如过动、不专心及冲动等行为。图片来源:Psyc3330 w11@wikimedia

 

美国演员、导演、《钢铁人2》的编剧贾斯汀‧塞洛克斯(Justin Theroux),也是过动症患者;他这样描绘自己童年时期在学校中面对着的困难:

「我没有办法对一件事情保持专心,那就像是要我尝试咬下一颗网球。」
「你的脚趾开始打拍子,而你的手也在动,然后下一件你知道的事是,你正抓起一支铅笔,破坏它后,把它扔了出去。」
「阅读是很艰难的事,让你觉得好像怎么样都不可能办到。」

让我带大家去一间教室,那里有小亚当.李维。他坐不住、无法专心、写不完学校作业。 2014年他接受专访时谈到,他自己是在十几岁的时候被医师诊断患有注意力缺陷过动症。 「它让我没办法好好坐好、很难专心,事情都只做一半;我在学校面对的这些挑战让我好挫折,每天都在搏斗,挣扎得很辛苦。」亚当.李维回忆。

「我也是!上学是最痛苦的事情,是地狱啦——」我眼前的大男孩大吼后,急着发问:「那后来呢? 李维还继续上学吗?」
「嗯,有唷,李维跟你一样,自从他的困难获得医师正确诊断,他的故事开始有了一些转向。」

「当我知道这是一个『真实的』医学情况——我有ADHD,真的对我很有帮助。这个诊断解释了为什么我无法好好念书、动来动去、作业写不完,让我明白我在学校中碰到的挑战是怎么发生的。」亚当.李维分享当他人生中第一次确诊为 ADHD 时的心情。

少年亚当.李维从新站上正确认识自己的起跑点,而专业人员和家人协助他找到,再起跑后减少被石头绊倒的方法。 「我爸妈在我成长阶段中给我很多支持,他们很伟大,对我付出很多耐心,特别是当时我爸妈跟医师一起帮我找出一个规划,那套方法让我能有效处理我的生活,帮助我进步。」

借着药物协助、家人支持与有效的因应策略,亚当.李维在高中的学校表现各方面都能兼顾;「我觉得我同学不会发现我和他们有任何不同,但是,就我个人而言,学业让我吃尽了苦头,即使我知道当时我是可能表现得很好,每天我还是感到很困难、艰辛。」

2014年接受专访时,他表示自己是在十几岁时,被医师诊断为患有「注意力缺陷过动症」,使其无法专心,事情都只做一半。图片来源:gettyimages

 

故事读到这里,你是不是就觉得已经结束、有了美好的结局?反正在青少年时期的亚当.李维已经学会了一些「教室求生术」,从破绽百出的「问题学生」变成「跟别人看起来一样」的学生,这不也就代表他「好了」、「没事了」了吗?

长大后的亚当.李维开始玩音乐,世界不再是由课桌椅、乏味讲课、塞满书包的家庭作业组成;成人时期的亚当.李维在充满新奇刺激的演艺圈,身为乐团的主要创作者,多年后横扫葛莱美奖、告示牌音乐奖的成绩,也证明他是才华洋溢的。这时的他进入了人生新阶段,理应是无比自由、快活,等着他大展身手才对吧?怎么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没想到,「无法专心」的情况又来造访了,而这次发生在录音室里。

ADHD 可能是终生的,不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消失

亚当.李维表示,当时他正要制作第一张专辑,想要写新歌,想专心完成作品。但是,他清楚记得:「我想事情会卡住,没有办法专心……我无法专心的时候就是无法专心,我脑袋里有三十个点子在飘浮,我没有办法把它们记录下来,有很多好歌,最后都不见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无法组织思绪」,亚当.李维带着挫败和困扰回去找医师。医师告诉他,这也是 ADHD 的症状,他仍然有 ADHD。 「我本来以为我的 ADHD 在我长大以后就会变好,结果并没有,它还是一直跟着我。」亚当.李维亲身经历了 ADHD 可能持续对成人生活造成负面影响,这样的现象。

罹患ADHD使亚当.李维在创作新歌时无法专心记录下脑中的点子。图片来源:pixabay

 

我们的脑袋到底怎么了?让我们来重新认识最多数 ADHD 患者共同有的症状「不专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专心」跟你想的不一样:「执行功能」是问题的核心

晚近的注意力相关研究,发现「注意」不只是当别人对你说话时「你听」,这样单一的功能;它涉及更加广泛的观念,而跟我们大脑的管理系统有关。

当别人对你下「专心做事」的指令时,你需要发挥的注意力并不只是「全神贯注」并且「保持恒定盯着单一物件」;那会像是相机自动对焦功能所做的,稳稳聚焦在「脸」上,不在乎视窗是否切到你的头或脚。大多数的情况中,我们「专心做事」更像是「专心开车」的过程。

你「专心开车」的时候,做了「哪些事」呢?

应该不是只有「死盯着你窗前那台车的后保险杆」这么简单吧:我们除了需要看好前车,也需要去留意更远处的交通标志;绿灯转成黄灯或红灯,我们会将右脚从油门移踏煞车。开车时,我们不断来回查看驾驶座上方与两边前窗外的后视镜,监看后方与两旁来车,我们可能也同时注意到前方有辆大卡车正在倒车,还看见有人跑过马路赶搭公车。我们连续转移注视点,忽略一些东西(天空、招牌),暂时把某些事情记在心上(像是要记得广播刚说哪个路段有事故建议改道),也可能正在盘算晚点到达目的地后要吃什么。到了某处,我们正计画「先转入左边巷子,到下一个转角再右转」——突然,一只狗从路边冲了上来——这时,我们需要快速应对这个新发生的境况,在全盘的注意点上新增这个注意点,重新衡量、决定动作,一切都发生在几秒内。等危机解除后,我们还需要记得这趟车程的目标——于是,我们平复一下心情,再次从记忆库里打捞回我们的目的地,以及前往那里的路线图。

也许你已经注意到,「专心」开车(或做任何一件事),是一段好复杂的历程。它涉及非常多行为:开始、停下,先注意这些、这个,再注意下一些、下一个;同时,还需要记住一些刚刚看到的、听到的,并且忽略更多会让人分心的各种讯息。它还跟管理我们的情绪有关,让我们在大塞车时,尽可能保持冷静,而不是下车骂人、打人或挨骂、挨打。

「专心」开车是一项很复杂的历程,其中涉及了非常多行动。图片来源:pixabay

 

为了让你我「顺利上路平安到家」,大脑需要运用到这么多的功能:

  • 规划出流程,安排优先顺序,开始进行
  • 专注需要执行的流程,保持专注,并视环境变化转换专注点
  • 调节疲惫想睡和警觉的程度,一路保持努力,好能准时到达目的地
  • 管理情绪,不受情绪影响,甚至丧失正确判断
  • 运用短期的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同时将几件事情放在心上,需要时能回想起来

而这么复杂的功能,要能良好一起运作,需赖大脑中的「执行长」。

想像一间大公司,执行长是领头的「决策者」,他必须透过组织、计划、引导、整合各部门的行动和决定,才能在实现目标的长路上保持「执行良好」;执行长,这个角色所发挥的,叫做「执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

回到你我身上,同样的我们时时刻刻需要有效接收「现在是什么状况? 发生了什么事?」以及找出「我现在该怎么办?」。你画出人生蓝图,按部就班努力,直到实现愿望的那一天;这就是引导自己落实「人生有梦,筑梦踏实」的全部过程;这些都必须仰赖「执行功能」,这项大脑高阶认知功能的适当运作。

新近的神经认知科学研究,已发现大脑中执行长的「管理总部」,它位于前额叶皮质区(prefrontal cortex);是它决定你「管不管得好自己」!

前额叶皮质区的功能如同大脑中执行长的管理总部。图片来源:陈劲秀

ADHD 与执行功能缺陷

大脑影像学研究[1][2]已提供不少关于 ADHD 儿童与成人患者脑部病理生理异常的证据。在结构上,前额叶容积减少、背侧前额叶脑回(dorsolateral prefrontal gyrus)减少;从事活动时,背侧前额叶及相关皮质下脑区的激活量较低,而背侧前额叶皮质区与组织、规划、工作记忆、注意力的失调有关。国内一些关于神经心理学研究[3]也已证实,多数 ADHD 患者确实有执行功能的困难。这些脑科学证据解释了 ADHD 患者常见的行为特征,就好像是「老板不在的员工」,缺乏持续投入的动机,做事杂乱无章。

ADHD患者前额叶结构及活动量减少的情况,与其有执行功能的缺陷有相关性,行为缺乏持续投入的动机,做事杂乱无章。图片来源:陈劲秀

 

根据这些研究结果,耶鲁大学汤马斯.布朗教授(Thomas Brown)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4]:

ADHD = 大脑执行功能发展上的缺损

当我们了解到,执行功能攸关我们能规划和协调行动、独自处理事务,不需仰赖他人一步步一个个下指令。就不难想像,它是如何渗入成人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从安全穿越尖峰时段的马路、维持得体的对话,到管理人生的各个面向。

在亚当.李维的故事中,成人 ADHD 会干扰他创作过程中的组织、造成困难。在我的会谈室中,成人ADHD 患者会依据人生角色的不同,变换不同困境;国高中蝉联第一名的资优大学生,苦于写不出报告;「迷糊的」主妇「家务操持不好」;经常迟到的上班族,工作频频出包、搞丢重要文件;总是忘了与你的约定,俩人未来的规划遥遥无期,真是「散漫」的情人;都有可能是成人ADHD困难的显示。

不少在成人期才确诊出 ADHD 的患者,有一个共通的心声:「如果我早点知道我有ADHD,也许我的人生能有不同。」

确实,医界发现过动儿如果没有及早治疗,有六成左右到了成人期仍然会有明显症状;因此,早点正确认识,就能早点学习管理你的 ADHD。但要能「早点正确认识」ADHD,不论在美国或是台湾、过去或是现在,都还是困难重重。为什么呢?

ADHD 仍然是被很多人误解的疾患。有的父母以为自己的孩子不能专心,只是因为他们还是孩子,而不相信是来自于 ADHD 的困难。

再者,谈起ADHD,许多人脑海中浮现的是儿童的形象,认为ADHD 只会发生在小孩子身上;并且期待这些精力充沛、老是「犯错」、静不下来的过动儿,长大以后就会「变好」,一切就会恢复正常。这样的迷思,导致不少儿童时期即确诊 ADHD 的人没有积极接受合适的训练或治疗。

许多人认为ADHD只会发生在小孩子身上,并且期待长大以后就会「变好」,导致不少儿童时期确诊ADHD的人没有积极接受合适的训练或治疗。图片来源:amenclinicsphotos ac@flickr

 

另外,还有一种情况的 ADHD 患者,是小时候就有症状,但却没有被发现的隐藏患者。他们可能在人生早期身处于特别宽容的环境(例如像上一代的长辈就读乡下学校);或环境中有大人提供很好的生活「鹰架」,因而补偿个人内在执行失能的影响。直到他们进入青春期或成人期,生活中需要完成的各种任务,对完整执行功能使用的要求增加,于是在各种可能的时间点,一旦生活特性的要求超过他执行功能运作水准,ADHD 相关的问题才浮现出来。

隐形的 ADHD 患者在被确诊前,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美国ADHD 权威哈洛威尔博士(Dr. Hallowell)本身也是ADHD 患者,他指出「李维非常幸运,因为有85%患有ADHD的成人不知道自己有这个问题,他们很多人在坐牢、不停换工作,或是恋爱一直失败(而不知道原因为何)。」

国内有多位医师也有相似观察,没被发现的 ADHD 隐藏患者暗哑走在你我看不见的坎坷路上。这些患者,持续无法专注、忘东忘西、没耐性、冲动、效率差。他们一旦进入更复杂的成人世界,面对工作、同侪、伴侣,无法正常待人接物、按部就班处事,常引来批评、责备,甚至遭受歧视而更加挫折;不少患者在确诊ADHD 之前,常先被诊断出焦虑症或忧郁症。这些隐形患者,因此,可能只被当焦虑症或忧郁症患者治疗。

从外表无法窥见 ADHD 患者内在脑神经生理的问题, 因此他人也很难轻易同理。 source:amenclinicsphotos ac

 

很多患者可能在国小高年级阶段即出现低自尊、缺乏学习动机、社交障碍。即使那些看似「因应成功」的隐形ADHD 患者,欠缺更好的策略协助,每日为了控制自己的过动特质,以搏斗求胜;长期这样自己摸索,反而导致焦虑、强迫症状的苦(推荐阅读:谌立中:我是医师,也是3个过动孩子的爸爸)。可以这么说:ADHD 患者,自知或不自知,多对自己的状况感到无可奈何,一生都在迷糊混乱中挣扎。

而让确诊出成人ADHD 变得更加困难,还因为多数成人女性ADHD 患者有更高的机会同时罹患忧郁症,因而她们的过动症很常潜藏在忧郁症之下,容易被轻忽;这也需特别值得注意。

打破迷思:李维公开自身经历呼吁大众要正确认识成人 ADHD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注意力缺陷过动症」,可能在长大之后依旧影响生活,李维在2014年与美国相关防治机构合作一项名为「拥有它,承担它」(Own It)的公益活动;他透过影片,现身说法,希望更多人能破除「ADHD 只是儿童期才会有的疾患」,这错误迷思。

他分享自己成人期再次确诊的经验与转折,「当我明白我仍然有ADHD,我就能开始和医师找出一套对我有效的治疗计画,以帮助我管理我的ADHD。」,希望帮助成千上万的人了解自己的症状是否可能是ADHD,并且鼓励他们寻求专业协助。

你怀疑自己或亲友有成人 ADHD 吗?

台湾目前对成人 ADHD 的认识普遍不足;因此很有可能,是你、你的伴侣、或是你的亲友,正是过动症患者,每天都在受苦却不自知。想获得改善、或想帮助你关心的他,首先需要确认是否身陷这个境况。想解开这个困惑,你可以这样做:

可点击看大图,也欢迎线上填写这份「成人ADHD自填问卷」喔。图片来源:陈劲秀

ADHD 造成的困难程度在不同人身上有很大的差异;每个人有各自天赋的优点和弱点,后天的成长经验、获得的训练机会也不同。这些差异,决定个别的 ADHD 患者需要个别化的治疗和方案;找到合适你的,你就可以管理你的 ADHD 了!

延伸阅读:

  • 工作常出包又没耐心易放弃 小心是成人ADHD
  • 儿时过动症未治愈 恐工作挫折就想跑!
  • 忧郁症?原来是成人注意力不足过动症 医师:女比男多

参考资料:

  • Brown, T. E. (2013). A New Understanding of ADHD in Children and Adults: Executive Function Impairments.New York: Routledge.

註解:

  • [1]Hoogman, Martine, et al. (2017). Subcortical brain volume differences in participants with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children and adults: a cross-sectional mega-analysis. The Lancet Psychiatry 4.4 : 310-319.
  • [2]Hart, Heledd, et al. (2012). Meta-analysis of fMRI studies of timing in 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 Neuroscience & Biobehavioral Reviews 36.10: 2248-2256.
  • [3]Gau SS, Chiu CD, Shang CY, et al.(2009). Executive function in adolescence among children with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Taiwan. J Dev Behav Pediatr, 30:525-34.
  • [4]布朗教授提出这个等式ADHD = 大脑执行功能发展上的缺损,指得是他主张ADHD的主要症状--注意力不足、过动或冲动--看似很不同的行为表征,其实,可以溯源到同一个核心认知功能缺损;也就是因为「执行功能缺陷」,导致三个面向都有「自我调节」困难。此为他主张的核心缺陷假说。但别将此等式误解为「每一个ADHD患者必然有执行功能缺陷」唷;事实上多数ADHD患者有执行功能缺陷,但也有部分ADHD患者执行功能正常。

补充资讯:

  • 根据Reifs S.于1998年发表的数据显示,相较于有ADHD但没有执行功能缺陷的患者,有执行功能缺陷的过动症患者一生都更艰辛不顺

30%儿童接受特殊教育,30%留级,25%青少年遭到学校开除,35%退学,26%被逮补;55%未接受治疗的成人,成为物质滥用者 – 吸毒,酗酒,抽烟等,并且从事较高风险行为。

  • 执行功能的问题也常见于学习障碍(Learning Disorder),脑伤患者
  • 一个人也可能有执行功能缺陷,但没有多动症或学习障碍

 

【作者/陈劲秀】
临床心理师,专长为成人ADHD的评估与生活教练;愿望是看见更多人能精彩活出自己的独特性经营有部落格:成人ADHD知识加油站; FB专页:ADHD,人生加把劲

 

文章来源:泛科学 / 活耀星系核

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Instagram
SHARE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