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佛教

世界居士佛教论坛 探讨人工智能时代的佛教弘化

 

第五届世界居士佛教论坛(Fifth World  Kulapati Buddhist Forum)于本月9日至11日在马六甲爱法摩沙度假村(A-Farmosa)圆满举行。这次主题名为“人工智能(AI)时代的佛教弘化”,意在探讨如何运用已经逐步成熟的人工智能科技,帮助佛教弘化工作或者个人的修行;在经过三天两夜的各项预定的流程,取的丰硕的成果。

第五届世界居士佛教论坛主题演讲,左起为中华维鬘学会理事长郑振煌教授、台湾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净耀法师、王书优博士、美国 Gotama Insight Meditation Center创办人堪和法师。

此次论坛在流程共设计了六个论坛环节,包括了主题演讲、组织管理与永续经营、弘法与教育、科技与创新、文化艺术与青年和慈善福利与社会公益。论坛汇集了海内外12个国家的600位参与者,包括来自不同地方的法师、专家学者、媒体和佛教居士,以佛法的正知见来回应当代佛教社群及社会大众所面对的挑战与生命议题。

大会主席蔡明田居士与众讲师和主持人

这项论坛主办单位是马来西亚佛教居士总会主办,马六甲佛教居士林承办,支持单位是马来西亚佛教僧伽总会及世界佛教徒联盟会,《星洲日报》为媒体伙伴;马六甲人生佛学中心、佛教联谊会、马六甲佛教青年协会、马佛总淡边支会及居总属下全国各个团体参与协办。

人工智能与佛法的结合

第一台电脑在1946年被发明,紧接着便是互联网、云端科技、大数据,一直到近年来蓬勃发展的人工技能技术;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智能技术已经广泛应用于我们的各种生活中。未来人类将迎来一个人工智能新时代,佛教一方面需要主动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另一方面,人工智能时代也需要佛法的融入。

第五届世界居士佛教论坛筹委会主席王书优博士

第五届世界居士佛教论坛筹委会主席王书优博士在访问中说到,不仅希望通过居士论坛的平台凝聚世界各地的居士团体代表,也希望提高居士学佛的意识形态和承担护持佛教的使命,更希望探讨2600年前传承至今的佛法,在面对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又能够发展出哪些价值;王书优博士也希望通过对于时事课题的探讨,能够让佛教更深入社群。

王书优博士说到,佛法无论是在2600年前或是今天,都是生活中的智慧;如今科技发达,为人类的生活做出巨大的改变,我们如何在科技转换的过程中,将科技运用在传播佛法上,与社会接轨,让社会各阶层更容易接触到佛法,尤其是当代的年轻人。

左起为阿联酋Middle East Meditation Center主席赖吉阳博士、佛学翻译工作者王振威居士与主持人廖国明居士

大会讲师之一,佛学翻译工作者王振威居士也说到: ” 每个人心中的决心与觉醒是整合出世间一切学问、技术和成就的最大要素,从世间AI(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到佛法AI(觉知整合Awankened Integration),期盼我们都能把当代科技的AI的趋势转为道用,从有限的、机械的、冰冷的AI,转化提升成为佛法、解脱、成就的无碍和无限深远的大爱;我们既要人工智慧的AI,也绝对不能没有佛法中无碍的、觉性的整合智慧(integrate spirituality)和充满无限潜能的智慧、慈悲、大能和大爱”。

伟大的爱因斯坦曾经说到:“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王振威居士解释道,人工智能没有佛法的整合智慧,便有如无法正确前进的跛子;而当代佛教若失去掌握人工智能的契机,也必然是前途暗淡无光的瞎子。

佛教人口逐年下跌 佛教弘化工作应加紧进行

按照美国的一间独立性民调与智库机构Pew Research Center对于2010至2050年世界宗教人口的调查,调查包括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印度教、猶太教、民間宗教、無神論者与其他宗教,佛教是唯一一个信众数目及人口占比双双下跌的宗教,预计信众人数在40年间减少149万,占比由7.1%降至5.2%。

综合论坛环节,左起为蔡明田居士、王书优博士、净耀法师、朋猜法师和堪和法师

佛教或任何宗教发展似乎离不开三大因素,慈善、教育与文化。台湾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净耀法师感慨说到,全世界佛教徒正逐渐萎缩,大家应该共同思考如何透过不同的管道把佛陀的教法传播出去。净耀法师也向在论坛的出席者说到,学习佛法的四个要素“信解行证“,正因如此,佛教三大传承更应跨越藩篱,大家都是背负传承佛陀智慧的语言和慈悲的使命,共同向世界各地进行弘化的工作。

黄英杰博士在综合论坛发表演说

第三世巴麦钦哲仁波切黄英杰博士也在论坛中说到,在知识很容易取得的时代,佛教应该着重于师资的培养、发展有系统性的教材和有效的互动教学方式,积极开发互动式应用程式,吸引大众学佛。

人工智能可以带给佛教怎样的未来 ?

佛教自20世纪中期开始传入西方社会,许多西方人开始学习佛法,其中也不乏科学家的身影。这些科学家会不自觉地把科学的知识,运用到了对佛教或者对禅修体验的理解上。这些科学家邀请了一些藏传法师到美国实验室内,运用了现代脑科学中的一些仪器对僧人们做了检测,实验验证了禅修对人的知觉、情绪、大脑的影响。如今,利用人工智慧对情绪脑电波进行辨识和判断,更可发现情绪转变的具体情况。

台湾大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执行长张韶芹博士在综合论坛发表演说,左边为澳大利亚佛教联合会秘书长Mr Henry Dang, 右为资深生死学专家曾广智博士

张韶芹博士在论坛中也展示了脑波科学与佛教修行结合的可能性,並说到未来人工智能与手机结合的可能性。人工智能通过复杂的算法和数据来做出分析,一种逻辑的撮合去比对出结果。张韶芹博士说到,佛教三藏十二部经典,包括禅中祖师们的语录、开悟的知见、层次等就是所谓的算法,未来大家在学习佛法的时候,手机能够分析学习者的成果是否正确。现今的年轻人学佛正逐渐走向逻辑思考层面,他们会问你要开悟,我们应该怎么做?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学佛人或许能够更快找到答案。

王书优博士在访问中提到,佛菩萨代表正觉、慈悲与社会的关怀,而我们能够善用科技的当下,也能够突破人们对佛教传统的固有看法和旧有的思维,而提倡佛教价值的传递,最终得到内心的祥和与智慧。

人工智能给人类社会带来急速发展、极度便利的同时,也给人类带来了种种困惑甚至惶恐。面对这种现象,佛教如何在人工智能时代焕发智慧光芒,回应人工智能所引发的技术革新、挑战与危机?如何充分利用智能技术,提升人间佛教的弘法与慈善事业水平,为建设人间净土贡献自己的智慧与实践?北京龙泉寺的贤二机器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狮城投诉“心灵法门” ,佛总出面主持正义

5月9日上午,一群 “心灵法门” 的前信徒或受害人来到新加坡佛教总会,向总会长广品法师投诉,讲述他们自己和家人在过去几年来卢军宏的 “心灵法门” 是如何给他们自己及家人造成了深重的伤害,他们分别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大陆。

一年一度的《玄艺综述》万人解答会是澳洲东方电台的卢军宏台长又在新加坡EXPO举办的例常大型活动,今年落在了5月的9号-12号,而这一行人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到新加坡佛总投诉,寻求佛总援助、媒体曝光,并希望引起新加坡有关部门的关注。

前信徒和受害者们用各自的亲身经历,列数和控诉卢台长使用各种背离佛教教义,甚至是妖言惑众的说法和行为,以念咒烧小房子等伪法术误导信众,用投功德箱、放生等手段从信众身上大肆敛财,还以奇说怪论阻碍信徒婚姻、生育、移民等基本权利,造成数以万计家庭关系的破裂。

在提及”心灵法门”在法会期间以”功德箱”敛财一事时广品法师指出,在新加坡筹集宗教和慈善捐款必须事先向有关机构取得正式的准证,捐款要流向国外也必须另外申请。政府要对大众的钱财负责,也要管制和防止洗黑钱的行为。接受捐款及使用捐款的目的必须列明,收到捐款也必须开具收据。所有捐款人都有权利要求收款方公布款项的详情,同时收款方也有义务做出公布。他劝请捐款人一定要向收款机构索取正式的收据。

几位”心灵法门”的前信徒以多项实例揭露卢台长曾多次表示男女结婚会制造孽障,将来老婆朝老公讨债,生了小孩将来小孩向父母讨债,小孩就是讨债鬼。这些无稽之谈给正欲走向婚姻的男女和想要孩子的新婚男女制造了沉重的心里障碍,影响了信徒们正常的婚姻和夫妻生活,给健康社会的和谐发展及人口规划带来恶劣的负能量。

一位曾在“心灵法门”组织内部担任过义工的前信徒坦言:卢台长一直教导信徒以多放生来积功德,许多信徒一次买鱼放生的金额数以万计,而且卢台长还强调信徒只能放生黑鱼,这种鱼生性凶悍,对环境和其他水里生物造成极大的威胁,目前新加坡政府已经禁止大众放生黑鱼,于是信徒们就都跑到马来西亚放生,而黑鱼的供应商大家应该很清楚知道是谁吧?没错,都是心灵法门的人。

投诉者们举出种种亲身实例,控诉心灵法门组织是如何诱惑、欺骗、误导、甚至是骚扰和恐吓信徒的,叙述卢台长如何篡改佛教教义、羞辱并洗脑信徒。有位前来投诉的女士,本人虽然不是信徒,但自从家人误信了心灵法门,她好言相劝希望家人可以尽快离开魔道,但家人不但不愿听劝而且还扬言跟她脱离关系,这件事给她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原本亲密幸福的家庭关系已变得越来越恶化。

心灵法门对整个社会的破坏是不容小觑,无论是经济,环境,宗教文化,和家庭和谐都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除了误导信徒,这个组织更大肆敛财,且存在钱财流向不明的严重问题。在一连四天的法会活动上,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信徒来这里“朝觐”自诩观世音代言人的卢军宏。现场随处可见“功德箱”、“法物流通处”等标志和敛财工具。

心灵法门在短短数年内通过现代行销模式在中文社群团体中广为传播。当代科技日益先进,但人与人间的交流疏落,精神层面空虚,依赖虚无飘渺的精神解放,于是攀寻捷径,容易被哗然取宠式的仪式所吸引,卢台长坐实了以人吸引人的方式,利用义工们祥和的笑脸,不亢不卑,在华人佛道儒多重文化背景的固有观念催化下,确能事半功倍,达到招募的效果。

广品法师在佛总接待了前来投诉的一行人,聆听了每一位的投诉,逐条回答了他们提出的问题,并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交流。身为前信徒的受害人曾先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呼吁如今仍沉迷在“心灵法门”的人们,仔细思考和分析当下的情景,尽快醒悟,早日逃离这个附佛外道的组织。

广品法师表示,新加坡佛总确实曾向有关部门反应”心灵法门”的问题以及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不过对于最广大的基层信徒而言,只有从教育、弘法和普及佛法知识的角度入手才是切实可行的。佛总这些年来以各种方式努力推动佛法知识的普及和交流,由浅入深地教导信众认识和辨别何为正信佛教,何为附佛外道。佛总也善用社交媒体,主动接触年轻人群体,以现代新传媒的传播手段,以柔性和灵活的方式推动弘法。

广品法师最后指出,对于“心灵法门”新加坡佛总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就是不承认这个非正信的而且是完全背离佛教教义的组织,并呼吁所有佛教信徒,不论身处哪个国家,都远离非正信组织。他强调,卢军宏不是观音菩萨的代言人,观音菩萨也不需要代言人。广品法师也现场回答了新加坡《早报》以及马来西亚《榴莲台》等媒体的问题。

一般认为,讲中文华人的基本宗教信仰建立在世代相传的传统烧香参拜仪式里,甚少接触正统宗教教义,往往易被挂着正统宗教名誉的那些沽名钓誉的组织吸引和利用,为其获取利益。为了巩固追随者的参与,这类组织均会使用各种软硬兼施,赞赏及恐吓手法。往往由于信徒追随者的无知,担心违反了不可知的条规,在恐惧的心态下,被迫善捐奉献,聊以安慰。

固有的正信宗教,需要加大努力,以更多有效方式深入社群,弘扬正信,援助迷失的信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