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和论坛” 联通印太地区的桥梁

 

郑和论坛背景介绍

郑和论坛是有美国主攻中国-穆斯林世界关系研究的学者马海云和马来西亚前驻华大使马吉德.汗等专家学者成立的民间论坛,旨在为印太地区的不同社区、民众、族群和宗教提供一个包容性和建设性的文化对话和交流论坛。之所以命名为“郑和论坛”,就在于郑和的航海经历所展示的是人类如何在坎坷征途中相互协作相互交流,其中包括技术的学习借鉴,语言文化宗教情感的共通和共享,商业、学派、婚姻、亲属网络的构建和扩大,最终连接和持续了了印太地区的主要社会和文化交流和交融。从更长远的时空来来看,来自中亚-波斯的郑和先祖早赛典赤早已在蒙元时期就史无前例地联通了亚欧大陆(见文章)。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以郑和为中心的历史文化遗产不但是印太地区大小不一、强弱不同的多元文化和族群的粘合剂,也是连接亚欧大陆和印太大洋的纽带。这也隐现了一个前现代带路的雏形并将为当代印太地区以及和亚欧大陆提供非国家主体之外的重要参考和借鉴。这也是全球大国中仅有的可以整合印太地区乃至亚欧大陆的潜在历史文化宗教资源(详见:https://zhengheforum.org/2016/11/26/e7-ac-ac-e4-b8-89-e5-b1-8a-e9-83-91-e5-92-8c-e8-ae-ba-e5-9d-9b-e5-be-81-e6-96-87/)。

“带路”倡议推出之前,新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交往基本聚焦在苏联(1949-1977)和美国及西方(1978-2013)。这也同样适用于穆斯林世界。随着国际风云变幻、中国的崛起、大国竞争的展开、区域冲突加深,中国和周边国家在“带路”框架内和带路国家展开了史无前例的全方位交流。但是崛起的中国和广袤的穆斯林世界却缺乏一个汇集思想界、社会界、宗教文化界的直接交流和对话渠道,尤其是在东南亚、印度洋地区、中南亚和中东地区。“郑和论坛”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希望搭建一个文化的 “香格里拉”论坛,推动印太地区的文化交流。

需要指出的是,郑和历史文化遗产及其表征涵盖了地域广袤、人口众多、族群多元的印太地区。任何民族化、国家化、军事化郑和遗产的企图不但无益于再现历史的多面性,也有损于当今地区合作甚至全球合作之相互依存现实。前几届“郑和论坛”之所以在不同国家举办,就是尊重了郑和历史文化在不同地区和社会中的多元呈现和多语解读,而且也寻求一种能够共享的地区化、全球化和文化化的郑和遗产。简言之,郑和历史文化遗产属于整个印太地区国家。只有这样,郑和的历史文化意义及其当代投射才得以彰显。

 

 

往届论坛简介:

自2015年起, “郑和论坛”分别在马来西亚的马来亚大学、阿联酋迪拜、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法拉比大学以及巴基斯坦的国际伊斯兰大学成功举办,参会学者和代表来自北美、欧洲、亚洲各国及地区的大学、科研机构和宗教文化机构,如前联合国副秘书长吉安尼.皮科、伊斯兰合作组织前秘书长伊赫桑奥卢、美国乔治城大学穆斯林-基督徒对话中心主任约翰沃尔等。上述论坛打破了传统的国别和区域研究甚至传统宗教、文明研究视角,以各种非国家制度或网络如技术、商业、学派、谱系、婚姻、行会等为中心考察印太地区的广泛悠久但经常被忽略的人民交流途径,并探索在新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沙文主义、全球化和逆全球化进程中这些非国家主体所扮演的不可或缺甚至日久弥坚的角色。

 

郑和遗迹在印度尼西亚随处可见
郑和遗迹在印度尼西亚随处可见

第五届郑和论坛简介:印度尼西亚泗水

第五届“郑和论坛”定于2019年7月15日至17日在印度尼西亚第二大城市泗水的苏南安佩尔国立伊斯兰大学举办。之所以在印尼举办第五届“郑和论坛”,首先是因为印度尼西亚的地理、历史和文化所决定。印度尼西亚是链接亚太的地理枢纽,而这一地理枢纽也决定了印度尼西亚也是重要的印太文化枢纽。至少自明代以来、尤其是郑和下西洋极大地促进了中国和印尼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以及宗教联系。除了中外学者早已熟知的传统国家外交之外,郑和下西洋及其经济、社会、文化和宗教意义还没有被充分挖掘。更为重要的是,无论在人口、经济、影响等各个方面而言,印度尼西亚不仅是东盟老大哥,而且也是主要中等强国之一,更是远离中东的新兴穆斯林大国。此外,印度尼西亚独立建国五项原则(潘查希拉)更是处理多元文化国家处理民族、文化和宗教关系的范式。无论对中国还是穆斯林世界都有值得借鉴的地方。在印度尼西亚举办第五届“郑和论坛”就是因为印尼和中国的历史和当代关系提供了一个大国和地区国家如何在历史上和现实中和平共处的典范,而经济、社会、文化和宗教交流则是这一典范的粘合剂。具体到此次会址所在地泗水,更是指导和见证了历史上的郑和文化宽容影响和当代印尼潘查希拉原则的实践。“郑和论坛”在2016年将“郑和国际和平奖”授予泗水华人领袖柳民源先生,就在于他身体力行上述精神和原则,极大促进了当地华社和印尼社会的交流、理解和友好。在苏南安佩尔召开此次会议更有深刻的历史文化内涵,即这一高校是以华裔穆斯林苏南安佩尔命名的,他在印尼、尤其是东爪哇具有深厚的历史影响,至今为印尼人民所尊崇。从这一大学的命名就可以看出早期华人和印尼人民之间的血脉关联。

第五届“郑和论坛”在印度尼西亚举办得到了印尼最大的两大穆斯林组织(穆斯林教士联合国或NU和穆罕默德耶)的支持和参与,前者拥有近亿支持者,后者拥有几千万会员,分别代表了印尼农村穆斯林大众和城市穆斯林精英。值得一提的是,会址就是在隶属NU的以著名华裔命名的苏南安佩尔伊斯兰国立大学举办。这也凸显了早期华裔穆斯林在印尼社会中的重要影响及其当代价值。

此次论坛得到了印度尼西亚泗水中国总领事、华侨社团、东爪哇省、市议会、警署以及其他部门的支持。
此次论坛得到了印度尼西亚泗水中国总领事、华侨社团、东爪哇省、市议会、警署以及其他部门的支持。

第五届“郑和国际会议”得到了印尼总统宗教特使Syafiq Mughni先生的关怀和支持,他是负责印度尼西亚跨文化、跨宗教交流和对话的最高联邦官员,他连续参加了三届“郑和论坛”并被深深震撼,并直接联系和对接印尼各部位、各单位承办此次论坛。

此次会议承办得到了郑和国际和平基金会、东爪哇省政府、印尼哈夷郑和基金会、东爪哇穆斯林理事会、伊联东爪哇分会、穆哈默迪亚东爪哇分会、外南梦郑和清真寺、泗水苏南安佩尔伊斯兰国立大学和玛中大学的支持。东爪洼省省长戈菲法(Khofifah Indar Parawansa)早在今年5月29就表示,第五届“郑和国际会议”能在东爪哇省泗水市召开是一个莫大荣誉,是世界对东爪洼的重视。此外此次会议除了加强世界各国穆斯林的交流和友谊以外,也是让世界各国穆斯林认识和平、繁荣、多元的印尼、特别是东爪哇省。按照省长戈菲法的建议,本届郑和国际会议的盛大开幕式,将于于7月15 日晚 6 时半,在东爪哇会展中心(JATIM EX-PO)举行,将邀请数千来宾出席。除此之外,此次论坛得到了印度尼西亚泗水中国总领事、华侨社团、东爪哇省、市议会、警署以及其他部门的支持。

 

会议主题

第五届“郑和论坛” 最终选取40余篇论文,此次论坛最终选取40篇论文,其主要内容涵盖印度尼西亚的颇具地方特色的“群岛伊斯兰”和中国的汉克塔布传统,即“以儒释伊”或“回儒”传统,深度探讨伊斯兰教在东南亚和东亚的传统途径、社会贡献、呈现模式和传承方式以及相互影响,以便更好地促进地区文化交流和社会和谐。主要论文内容包括:

  • 郑和文化的多层地方性表征或表述;
  • 郑和历史文化在不同历史时空的变迁和共享;
  • 郑和表征的建构和再建构及其与中华和伊斯兰文化之关联;
  • 从印尼等周边视角看明代中国商业、社会、学派、婚姻网络等;
  • 不同花卉在主要穆斯林社会的不同隐喻和应用;
  • 明代小说中对郑和下西洋的叙述及其表征;
  • 通过农业合作构建和升华中印社会和谐;
  • 郑和作为中华及伊斯兰的历史表征及当代实践;
  • 早期华裔移民及其商业如何促进龙目中部的经济发展及其对当地人的积极影响;华人的“中间商”和“中间少数族裔”(连接生产者和消费者)如何获得当地统治者青睐;
  • 郑和及其随从如王景弘的私人活动和个人网络及其与早期华裔的关系变迁;
  • 早期中华穆斯林和印尼群岛穆斯林的文化交流和融合以及融洽;
  • 东爪哇的中华穆斯林在中国和印尼之间的作为文化传播和社会媒介的公共外交角色;
  • 印度尼西亚如何增强青年特质及文化来增进中印文化关系;
  • 伊斯兰本土化及涵化之比较:“以儒释伊”和Nusantara (“群岛伊斯兰”);
  • 印尼穆斯林学生在大中华区台湾的文化体验;
  • 郑和下西洋和海上带路之关联以及中印互为依存(interdependence)之关系;
  • 明代儒化伊斯兰对于印度尼西亚之影响及其当代意义;
  • 印度尼西亚在中美竞争背景下如何平衡社会认同和国家利益;郑和航海图及与伊斯兰知识体系之关联;
  • 郑和及其相关文献对于消除东方主义话语体系中有关印尼穆斯林暴力的角色和功能;
  • 西苏门答腊巴东地区身份政治(华裔移民和当地土著)与社会冲突之关系研究;
  • 郑和及其背后的共享文化宗教价值和社会关系网络在中国和平崛起中的功能角色;作为亚洲文化外交楷模的郑和及其当代价值;
  • 作为印尼人文交流先驱的郑和;
  • 印尼华裔的经济、社会、文化、体育等贡献以及平权历程;
  • 华裔穆斯林的宣教活动作为印尼社会化、解决社会生存发展之道及其促进和主体族群关系之路径;
  • 前“带路”时代作为双元或多元文化载体的华裔穆斯林在沟通海陆交流方面的角色、意义和启示。
印度尼西亚泗水郑和清真寺
印度尼西亚泗水郑和清真寺

郑和论坛永久落户印度尼西亚

第五届“郑和论坛”召开前夕,“郑和论坛”主席马海云将应邀访问穆罕默德耶瑪琅大学并将与该校签署马朗大学承办2020年第六届“郑和论坛”以及瑪琅大学成为“郑和论坛”永久论坛会址的协议。瑪琅市是东爪哇第二大城市,风景迷人,气候适宜,曾是荷兰以及其他欧洲人的避暑胜地。在曾是殖民主义者夏都的东瑪琅成立“郑和论坛”,既是对郑和历史文化及其影响的历史还原,也标志中国-印度尼西亚文化交流的东渐。

值得一提的是,“郑和论坛”落户印度尼西亚和印尼主要智库、穆斯林社会组织、华裔的大力参与和支持密不可分。全球最大的穆斯林组织、印尼第一大穆斯林组织—-印度尼西亚的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U)以及印度尼西亚第二大穆斯林组织—穆罕默德耶,以及印度尼西亚战略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CSIS)一起致力于共建“郑和论坛”,使其成为印太地区的主要文化论坛。这是第一次以一个华裔穆斯林的名字命名的、由国际组织和人士推动和建立的世界性论坛。它表明了开放、交流、宽容和多元正成为该地区共享的价值,也是民心相通、人民相亲的具体落实,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是人类共同体的文化实验和实践。

RSS
EMAIL
Facebook
Twitter

网友评论